杀害准丈母娘!打残未婚妻!宁波这个丧心病狂的上门女婿逃了20年!终于…

  • 时间:2019-04-21 07:43 编辑:原创 来源:Yuyao.com 阅读:965
  • 扫一扫,手机访问
摘要:42岁的陈君芬(化名)坐在余姚市临山镇湖堤村的家中客厅,面对突然出现的民警,她有些不自在。当民警询问那些20年前的事时,除了她的头痛更加强烈之外,很多答案她都没法记起……陪着她的丈夫和小爸(叔叔)替她向民警讲述了一切。但听到自己曾经遭遇的噩

42岁的陈君芬(化名)坐在余姚市临山镇湖堤村的家中客厅,面对突然出现的民警,她有些不自在。当民警询问那些20年前的事时,除了她的头痛更加强烈之外,很多答案她都没法记起……

陪着她的丈夫和小爸(叔叔)替她向民警讲述了一切。但听到自己曾经遭遇的噩梦,陈君芬却像是在倾听别人的故事——

1

“懒女婿”遭嫌

t1998年,一对适婚男女通过介绍相识,确定了恋爱关系。吃过饭,见过彼此家人,这门婚事算是基本定了下来。之后,上虞籍“女婿”褚乾铭(化名)就住到女方陈君芬在泗门镇湖北村的家中,只等举办婚礼,正式成家。

t褚乾铭没什么文化,平时在工地做泥水工,但常常嫌苦嫌累,窝在家里好吃懒做。和他相比,陈君芬是个善良勤快的姑娘,在当时泗门最大的电线厂上班。

t

t久而久之,看透了褚乾铭“懒汉”本质的陈君芬有些后悔,渐渐疏远褚乾铭。陈君芬的母亲陈晴暖(化名)每天看着这个“女婿”在家里,自然也没有好脸色。

t双方的关系逐渐变得紧张,不止一次出现争吵,女方想要将男方扫地出门,相忘江湖;男方却执意结婚,否则就要鱼死网破。几番较量后,褚乾铭成了陈君芬家中的“钉子户”,赶不走也没人理。

t

t为了避开褚乾铭,陈君芬常常故意加班,住在单位宿舍。

2

“丈母娘”被杀

t这样的日子令双方都憋着气,随时可能爆发更大的冲突。1999年8月17日,这个临界点出现了。

t

t那天晚上,干完活的褚乾铭知道回家也没饭吃,便找了个地方喝闷酒。几杯下肚,他情绪越发激动,满脑子都是别人的不是:未婚妻见不着,“丈母娘”不待见,婚事遥遥无期,觉得自己严重受辱。

t晚上8点多,借着酒劲,褚乾铭回了家,一进门,陈君芬不在,却撞见了陈晴暖。陈晴暖想把褚乾铭赶出家门,褚乾铭却依然我行我素回了房间。陈晴暖一气之下冲进房间驱赶褚乾铭,甚至拿了一把铁耙,想把“坏人”从家中吓走。

褚乾铭的所有情绪全部爆发了。他从床上一跃而起,夺下铁耙,抡向陈晴暖。陈晴暖想跑却难逃,被打倒在一楼房间。褚乾铭已经失控,手中的铁耙不停落下,还从厨房取来刀,对着再无反抗能力的陈晴暖继续残忍砍击,直到面目全非。

t

3

未婚妻重伤

t过了好一会儿,褚乾铭看着自己亲手酿成的恐怖场景,害怕极了。然而,瘫软了一阵之后,他竟决定再杀掉陈君芬!他拽着一把榔头,躲在客厅暗处,等着对方回来。

t大约1小时后,陈君芬回来了。她对家中的异样毫无察觉,推门入厅,被躲在暗处、突然发声的褚乾铭吓了一跳。她不愿理睬,正想离开时,却突然被袭击掀翻在地,眼前全黑,热血淌下。

t原来,褚乾铭打完招呼后,立刻用榔头从身后猛击陈君芬头部。看到陈君芬被打倒,他上前准备继续击打,彻底杀死她。他手起锤落,但打在了地上,榔头上的铁锤脱落了下来。千钧一发之际,陈君芬有了些意识,拼死爬起来,逃出屋子,跌跌撞撞冲进隔壁小爸家中求救。

t

凶器

t小爸被吓坏了,但很快冷静下来,一边报警,一边把满头是血的陈君芬送到医院。t经过全力抢救,陈君芬捡回一命,却留下了后遗症——智力退化、手脚失调、情绪紧张、长期失眠,患有精神疾病。

t

tt20年后,当民警询问当时的情况,陈君芬已经连褚乾铭这个名字都已模糊。

4

“背包客”落网

t案发当晚,民警赶到现场时,褚乾铭已不知去向,现场的惨状令所有人震惊。警方立刻将褚乾铭列为命案重大嫌疑人进行追逃。

t不曾想,这一追就是整整20年。警方找遍了褚乾铭的家人进行调查,却发现他没与任何人有过联系;又花了大量精力在各个城市展开排摸,也都没有收获……

t2019年1月初,通过当前最为先进的信息侦查手段,余姚警方终于发现了褚乾铭的行踪:他生活在贵州省贵阳市火车站一带,是当地特有的车站“背包客”(专门为过往客人搬运物件的自由零工),也被当地人称为“棒棒”。

t谨慎起见,民警伪装成“棒棒”接近该男子,经过一个星期的暗中调查,成功锁定了逃犯褚乾铭:如今的他早与20年前的模样大不相同,只有46岁的他看上去十分苍老,面黄肌瘦,神色憔悴。

t1月20日下午,经过部署,民警在贵阳火车站对褚乾铭实施抓捕。面对民警,他竟愚蠢地辨称自己是贵州遵义人,但这是个拙劣的谎言,因为他根本不会当地语言。

t

t虽说他已经在贵阳生活了20年,但这些年,他几乎不敢与人交流,没有固定工作和收入,每天风餐露宿、流落街头,更没有任何身份证明,除了在车站做工,捡垃圾、收破烂他也都干。

回想案发那晚,褚乾铭声音颤抖。他说,陈君芬挣脱后,他害怕极了,抛下一切逃离现场,身无分文徒步走到了火车站,登上一列开往江西的火车。到了江西,因为没有车票,他无法出站,只能继续找列火车流浪。到了贵阳,他趁乱逃过检票,就此流落于此。他不敢与任何人联系,就算在异乡遭人欺负,也不敢大口喘气,忍受着无尽的心理煎熬。

t

t直到现在,他才知道家人早已将他遗忘,挂念的老父亲也已经去世,只有执着的公安民警还记得他,苦苦追捕。

记者从警方了解到,上个月,46岁的褚乾铭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移送起诉,即将接受法律最后的裁决,为自己20年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。

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张贻富 通讯员 牛伟